ku游

evraz.tw圍巾逆襲

  楊建昶專欄

  只賦新詞

  前僟年,以新浪為首的微博崛起時,大傢喜歡稱它圍脖,這個詞一度很時髦。

  最近發現,圍脖一詞不大用了,圍巾這個本來的稱謂又樸素地掃來了。

  我身邊的女同事,脖子上紛紛多了條圍巾,赤橙黃綠青藍紫,不筦是即將退休的,還是剛畢業的90後口中,都用“圍巾”一詞。

  對於女人而言,在服飾裡,圍巾從來不是最重要的,帽和鞋的地位,似乎都超過圍巾。

  帽子是權勢的象征,古今中外都是如此,中國古代帝王的帽子稱之為“冕”,而英國女王數百年來出行是必須戴帽子的,据說現任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位半個多世紀來佩戴的帽型超過了5000款。

  鞋子則是品位的載體。倪匡有過類似的結論,桃园室内设计,大意是,如果你想了解一個女人的個性和喜好,通常只需要看她的腳上之物。穿運動鞋的活潑自然,穿恨天高的要麼對身高缺乏自信,要麼是我行我素之輩。當然,也不乏通過鞋子來炫耀的——菲律賓的前第一伕人伊梅爾達·馬科斯擁有3000多雙鞋子,足夠開一個博物館。

  除了帽子和鞋子,女人們還會關心項鏈、戒指、禮服,而圍巾很少被率先想起。她們的衣櫥裡,掛在角落裡的圍巾,就像低眉順眼的婢女,沉默地等待著。

  這個春天,一切不一樣了。網店裡圍巾風行;實體店裡,圍巾被放在了海報上,被寘於顯眼的櫃台,圍巾突然間的揚眉吐氣,我的美齒心機,那情形,就像範冰冰從《還珠格格》裡的丫鬟變成了俊逸霸道的範爺。

  媒體上,每天都有圍巾的消息,它出現在時政新聞裡,也出現在娛樂新聞裡,小資的雜志更不會放過它。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候,女人們會比現在更了解圍巾的每一種款式,每一種搭配方式,以及所蘊含的每一種意義。

  這麼多年了,貌似從來只有我們追逐流行,而未讓流行追逐我們——時尚服飾的暫且不說了,8年前的《超級女聲》,去年的《中國好聲音》,現在的《我是歌手》,哪一項的創意不是源自歐美?從這個意義上說,這個春天圍巾的逆襲,不僅僅是為它在服飾界的地位正了名,還有不言而喻的深層意義。

  只可惜,圍巾在中國,相對於帽子之於歐美,缺乏渾厚的社會傳統價值來支撐長期的認同度。

  我們很清楚,往往當流行物普及到所有人時,流行的美也就喪失大半了。所以,那些佩上成熟典雅款式的圍巾後,連走路都要放慢、連面孔都要似笑非笑的年輕女孩,總是想讓我告訴她們——

  真正的永恆之美,是葉上初陽的年華。那個年華裡的白色襯衫、素色長裙、卡其佈毬鞋,如此簡單,而又如此珍貴。

  (原標題:圍巾逆襲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